© 2005-2018 寒冷的风一直刮着在零下十五度的天气里,小贩们仍然热情高涨地叫卖着。空气里弥漫着热玉米的香味儿,油炸臭豆腐的臭味儿,烤地瓜的糊味儿冰糖葫芦的甜味儿寒冷的冬季,按说保暖的东西热卖但是眼镜哥的地摊货滞销了。按照丁永志的说法就是---该买的都买了。眼镜哥经历了一周的惨淡生意后被迫离开了。他临走的时候告诉丁永志,他去贵州山区支教了。丁永志第一反应就是问一个月给你多少钱眼镜哥支支吾吾半天才说献爱心的没有工资。丁永志其实也有一个老师梦,可他还有年老的母亲,襁褓里的孩子。每走一步都得考虑到这些,他说我也想去可是.卖粥的生意越来越惨淡但是还有人来学习熬粥。丁永志从心底里不想骗人。在他眼里熬粥根本就不用学习的。丁永志都一一婉言谢绝了。他多方打听得知以前同事的老乡在卖黄桥烧饼。在他的软磨硬泡的恳求下人家同意他学习做烧饼了。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